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时间:2011-8-12 11:18:19 点击:

  核心提示:总是羡慕这样的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而我不是,我上不了厅堂,也下不了厨房!    或许生就的习性,人多的场合,特别是有陌生人在场时,我定忸怩,手足无措,眼神游离。同桌吃饭时,连菜都不敢多夹...
  总是羡慕这样的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而我不是,我上不了厅堂,也下不了厨房!
  
  或许生就的习性,人多的场合,特别是有陌生人在场时,我定忸怩,手足无措,眼神游离。同桌吃饭时,连菜都不敢多夹,有时甚至连拿筷子的手都会微微颤抖。我知道自己只是见不了大场面的小家碧玉,永远成不了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
  其实,我并不在乎上不上得了厅堂,反正我性情寡淡,也不太喜欢与人交往。
  
  然,相较于厅堂,厨房却更是为难我的地方!
  有人羡慕我的幸福,说不知柴米油盐的贵贱是一种幸福,说有人煮饭炒菜给我吃是一种福气。
  我当然承认,这确实是一种幸福,一种实实在在的幸福!可我同样也希望有另一种幸福,给爱人给家人做菜,然后看着他们津津有味地把所有的一扫而光,那何尝又不是一种幸福,一种浪漫呢?
  
  一年中偶有三五天是需要我进厨房的,因为暑假里总有那么几天,铁人学校也要组织外出旅游。
  出发前,铁人都会事先买好一大堆的菜,有些甚至加工成半成品置于冰箱,而我只要简单的煮一下热一下即可。可是,即便这样,我的厨艺每每还是要招致开、心的严重鄙视。倘若冰箱里的东西被我们吃得差不多了,我就带着开、心直奔妈妈家,住个一两天,其实是蹭饭吃。
  
  今年暑假,铁人学校要到8月下旬才外出韩国。我暗自庆幸,那时开、心都已回学校了,我用不着侍候这俩嘴刁的孩子了。而我自己则是随意惯的,怎样都能对付一餐,甚至不吃也没多大关系。
  
  然,有些事情总是在意料之外,总是无法事先安排的。
  
  那日,深夜。电话。告知铁人大舅去世,铁人得赶往义乌。
  第二天,铁人一大早就起来买好了菜,匆匆交代几句,便和他哥哥一起去义乌了。
  
  于是,那天,我几乎忙碌了一个上午。
  洗衣服原本是我这个暑假惟一的家务活。而这个上午,我完成了这个“惟一”之后,便开始钻进厨房,洗菜切菜,知道自己动作慢,咱就笨鸟先飞。
  看到有骨头,我洗干净放高压锅里,刚放到煤气灶上,却发现还有一袋毛芋,估计是用来炖骨头的吧。于是,便又关了煤气灶,把毛芋洗干净,然后切成小块,全扔到了高压锅中。高压锅很快的冒气了,听到那“滋滋滋”的声音,我连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跑得远远的,心想“炸就炸吧,大不了一个厨房!”将近20分钟之后,我看没啥事,又蹑手蹑脚地回到厨房,似乎怕自己的脚步声都会惊了高压锅而引起它爆炸一般的,远远地伸手迅速地关了煤气灶,然后又飞快地跑出,直至高压锅一点声音都没了,我再次回到厨房,终于可以放心了。
  打开锅盖,一尝,似乎太咸了,那就加点糖吧,似乎铁人烧菜时也要加糖的。遍找厨房,却找不到白糖,红糖倒是有一大袋,不管了,加进去再说,中和一下那咸味儿。
  再品尝,感觉挺好,只是难看了一点。
  
  继续厨房的活儿,我真的不会烧菜。那白嫩的豆腐,似乎铁人一直是用它做麻辣豆腐的,我没这能耐,干脆和毛豆一起煮了吧,结果满满一盆,倒也一清二白的,自我感觉还是挺好!
  
  好像还有丝瓜,那就烧丝瓜蛋汤吧,虽然不怎么样,但也不至于烧得很难吃吧!
  
  买回来的菜还有,比如秋葵比如茄子,虽然都是我日常喜欢吃的,但我实在不知该怎样才能让它们色香味俱全的,于是,暂且搁进冰箱,等铁人自己回来再做打算。
  
  这个中午,我实在很郁闷,这俩孩子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看着那一大盆毛芋炖骨头,先是对那色泽表示质疑,我解释我放了红糖,他们笑我。然后,他们夹起一块,说你这骨头怎就真的骨头是骨头,肉是肉的呢?我说可能时间太长了吧。他们再想夹那毛芋,不想那毛芋实在炖得太烂了,当然也可能是被我切得太小块了。于是,他们也不再发问。
  我亦无语,我知道铁人有一手好厨艺,但也多少给我点面子嘛!铁人回来后,我才知道,毛芋炖骨头,应该先烧骨头后放毛芋的,我都一起放进去了,那毛芋能不烂吗?
  
  这顿午餐,他们每人各吃了小半碗饭,就着一点汤。搞得铁人午后回来感觉奇怪,你们午饭吃了吗,吃的啥?我却满腹委屈,我辛苦了半天,他们都不帮我吃一点!
  
  家里有个勤快的男人确实是我的福分,特别是他有一手好厨艺,家里的活便基本上没我的份了。
  可是,我也是个好女人啊!我也曾想做个孝媳贤妻良母,我也曾买了菜谱准备好好磨练自己的厨艺,然,似乎就不给我机会呢!
  
  过几日,铁人继续去义乌,不知是义乌的风俗如此还是铁人大舅家的规矩。
  一大早,我虽睡意朦胧却依然满怀期待地问他“一定要去吗?”虽然明知道是一定要去的!
  人都走了,最后一程还能不送吗?
  只是,铁人也不买菜了,说不如你们就干脆买泡面吃吧。
  也好,反正我烧了一大堆,他俩也不吃,我乐的轻松。
  
  到中午,看着烈日当空的,连下楼都不愿意了,我对开、心说,咱煮面条吃吧,当然是清水煮面了。
  开、心答应着,说比我烧的菜总应该好吃吧!
  我郁闷,我那么辛辛苦苦,尽心尽力地为他们准备,竟然还被他们贬至这一地步,让我情何以堪?
  准备煮面的当儿,我发现了冰箱里的冷饭,还是蛋炒饭吧,这我会,而且保管你们满意!
  
  虽然明知对厨房的活儿没有多少天赋,却偶尔的也会激发点兴趣,看着冰箱里的青椒、番茄、萝卜丝,我的创新细胞又被激活了。
  把青椒、番茄、萝卜丝全都切得细细小小的,然后,敲了四个蛋,炒熟,装碗,再把那些青椒、番茄、萝卜丝全放锅里炒熟,装碗,然后炒饭,然后把所有的都倒入锅中,然后加盐加酒,那香味儿终于弥漫在整个厨房了。
  
  午饭,一人一碗,竟然全吃了,开开还不够,把锅里多余的全包了。
  我说我这吴氏炒饭还可以吧?
  俩小子点头,然后加一句,一般吧,只是太饿了!
  唉,怎就不知道哄我开心一下呢!
  
  这烧饭难,难烧饭啊!
  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呢?
  继续努力吧!
  

作者:流泪的鱼fish 来源:红袖添香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