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难以平静

时间:2011-8-25 8:56:28 点击:

        在决定要回青岛以后,我的心情一直不好。本来儿子去西藏采风其间,夫人就决定回青岛。我说,儿子去西藏,来回二十多天,别说在西藏的生活条件如何,就凭去时路上的四天,回来路上四天,八天在那崎岖不平的路上颠簸,回来肯定很累。假如我们回去了,他回到上海,家中空无一人,无人照顾,那不是回到上海还要继续受罪吗?我们假如不回去,再起码还能照顾照顾他,让他好好休息。
        在儿子去西藏的二十多天时间里,我也从不好的心情转为担忧的心情。
        在我的坚持下,暂时没有回青岛。现在,儿子回来了,好几天过去了,儿子还没有调理过来,可是我们要走了,车票已经买好,是12号九点半的高铁,六个多小时到青岛。比动车又快了4个小时,票价当然也贵了不少,五百多人民币,以前快车软卧才四百多一点。
        为什么非要回青岛不行?已经立秋了,上海虽然还有秋老虎,毕竟过一段时间早晚就会凉快。可是青岛呢,现在回去正值青岛的高温气候,青岛的海水温度达到最高值,使得青岛的夏天来得迟去得迟。所以现在回去等于要再过一个夏天。
        要回青岛,就是为了看她侄女一眼。
        她侄女每年回来,去年回国夫人陪着她去潍坊、去烟台,在那里举办音乐会,她只是陪同而已。
        今年,音乐会已经举办完,马上要回美国,要见一面,在上海也可以见啊,因为她从上海转机。
        儿子也想要回去,在我们的劝阻下不回去了。自己身体还没有调养好,又要去颠簸;来回的路费又得一千多,我们不是富人。为了见一面,付出高昂代价,划得来吗?
        去年两进两出上海,第二次也是在这时候回的青岛。回去的一个月中,她基本上不在家里。先把她二姐二姐夫送上到新加坡的路程,又为她外甥女买这买那,为买一种一次性纸质坐便垫就跑遍了全青岛市的超市商店。
        知道自己腿不好,还非要自己逞能,什么事往自己身上揽,什么事就她能干。说她也不听,我拿她没有办法。
        到家里要装修时,她躺倒了。装修我多干活我不怕,可选用什么样的瓷砖,什么样的台面,什么样的……,都得她拍板,我选了,如果不满意我不是吃不了兜着走的问题了。
        躺倒了,不怨自己多走了路,却怨在上海用空调用的。她不想想她的关节炎早就有了,那时还没有空调呢。要她注意自己的腿,可是照样“小车不倒使劲推”。
        我为什么要在上海呆着,一方面是为了和儿子在一起,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她远离“是非”,少出去走动。上海的路是平坦的,即使需要多走一点无所谓。可是青岛是一个山城,七高八低,地无三尺平。
        现在青岛家里按了暖气了,冬天不可能来上海了,2010年的春节是在上海过的,看样子是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上海全家过的春节了。
        今年回到青岛,我也不愿意再回来,要回来就不用回去,不要把钱都送给铁道部。我在青岛没有任何牵挂,唯一的牵挂就是儿子。他的婚姻,他的事业,他的身体,他的幸福……,这就是我的牵挂。
        其实,老婆子这几天心情也不好,她心里也矛盾。看到她忙忙碌碌,想把所有的事在走前都替儿子干了。
        一个人心里有事,难以平静时,就会到别的地方去发泄。
        以前,出了再多的事,我采取的态度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这一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去参加了“王濛事件”的口水战。
        其实开始,我谁也不帮,只是对央视“名记”尉迟学敏说助理教练马延君“一拳打在王濛脸上,把王濛打出好几米远”,觉得此话不合情理,这不是在冰上。要就是被打倒在地,不可能打出好几米远。假如能打出好几米,那王濛也就头破血流了,可王濛脸上无伤。还有,此事发生在王濛从医院包扎回到酒店去脚踹马延君的门,用脚踹马延君后,在马延君房门前发生的(这情景王濛和李琰都这么说,所以我认为是真的),王濛这不是找事而是去送打?那为什么还要把责任归于马延君,李琰口口声声要开除马延君呢?说实话,马延君这名字我到这次事件才知道,他是何许人也,人品如何,我也一概不知。我只觉得在短道队他是最无助的。王濛有4块金牌的资本,王春露是领队,有中心在保。李琰更不用说了,是“外聘教练”、“金牌教练”,拿着年薪200万,拿着到2014年的合同,谁也不敢赶她走。所以,马延君就成了一个“软柿子”,谁都可以去捏,连央视记者尉迟学敏和大名鼎鼎的白岩松都放不过他。
        所以,我说了几句看上去好像是“帮”马延君的话,因为我看不惯欺软怕硬的事。
        还有,无意看到北大教授孔和尚(他的自称)有关王濛事件的第三次讲话的视频。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骂所有批评王濛的国人都是“汉奸”,这我受不了,我也批评王濛,但我也希望王濛能改正错误,继续为国争光。难道这样的人都是“汉奸”?就他爱国?所以我说,让王濛做你的研究生吧。意思是当你批评她挨她打你就知道谁是汉奸了。以前,我很欣赏孔和尚的敢作敢为。可这一次和那些在网上到处骂人的下流之辈一样,骂别人都是汉奸,他就不对了。你一个堂堂北大大学教授,国内有影响力的教授,不能和王濛一样说话不通过脑子,敞开大嘴巴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现在想想,我去趟这浑水干什么,我一个退了休的小老百姓,说了也无用。可是我没有注意到我仅仅是回复,却被腾讯同时发到我的QQ微博中了,我又不得不继续说了,因为有朋友做了回复,虽然没有反对也没有说同意。
        不过,从现在开始,我可以关心事态进展,我不会再去发表什么。
        因为我想想,之所以去趟这浑水,和我要回青岛的心态有关。今天是在上海的倒数第二天了,后天这时,已经到家。
        什么时候再来上海,我不知道,服从领导安排。
        要离开上海了,很是不舍。昨天下午,拿着好久没有动一动的相机到楼下转了转,再看一眼这里的一草一木。
        看到那两棵海棠树,海棠果还是那么大小,还没有成熟,只是树叶子掉了不少。去年看到结满橘子的橘子树今年一个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无意中发现后面一座楼一楼围栏外开了不少凌霄花,平时没注意,被其它树木挡住了。第一次近距离看凌霄花,很高兴,可是上面爬满了蚂蚁,估计凌霄花的花蜜很多。没有走得很远,就在我们楼的窗户前,别的地方没有去。
        看到一颗紫薇,花开得火红。青岛现在公园里也应该开了吧。香樟树,女贞树,八角金盘,洒金叶珊瑚,都是长得茂密旺盛,喜欢他们的绿色,喜欢他们婆娑的姿态,离开上海,就看不到了。
        好几天没有来到《红袖》,登陆《红袖》,看到朋友们的留言,令我十分感动,有好几个特别说,有我在,她们感到“家的温暖”。其实,我也一样挂念着你们,我一直把你们当做我的兄弟姐妹、侄女外甥、亲朋好友。你们高兴我也高兴,你们难受我也难受。我认为只有在《红袖》我才感到温暖,所以我不会离开《红袖》的,只要我还能拿起这支“笔”。




        两棵海棠树结的海棠果,还是那么大小,没有成熟。,看不到其成熟模样了。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3547189569.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375196588.jpg' >

        红花紫薇,开得好看之时。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3754185089.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3828195192.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399186171.jpg' >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凌霄花,以前看到的都是在太高的墙壁上。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3959184511.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047176762.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123174672.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245198123.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411179903.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511202078.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731197520.jpg' >

        开得快谢了的凤仙花,有好几种颜色。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855185405.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8/10/204937190855.jpg' >





Tags:难以 以平 平静   
作者:胜于兰 来源:红袖添香
  • 上一篇:不觉流水年长
  • 下一篇:七月,伸展
  • 相关文章
  • 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手机版入口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