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莹儿密语:一颗有愿望的心

时间:2011-7-26 8:39:11 点击: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7/19/135758195411.jpg' > 

    一直祈求自己能把所有要说的话,统统争取尽快说完,可是,我竟想不到,越是想清空,越是堆积如高山。有那么一瞬,甚至有一种喘息维艰的感觉,心里心内,皆倍受煎熬。
    
    多想抓住时间的手,永远永远在他的怀抱里得享千年万世的恩宠;多想拥抱青春美好的年华,一直一直地尽情倾诉。可是,生活与成长,有太多时候,无法一一吻合,只能选其一,只能无奈地忍着痛挥一挥手,天涯断路,各自背对。
    
    人生在一步一步的行走里,终会明白生活里最残酷的真相和最单简的幸福。
    
    我是那么奢望,能把所有已经拈花过渡的时光,统统一滴不漏地用文字作深重的记念;我是那么希望,在不久的以后,寂寂行走时,能让自己在心底里仍有一处温暖的“洞穴”。于是,此刻的我,像卖命般,与自己为敌,与时间作斗,目光剌利,眼神激昂,汹汹然,像极了一个随时准备拿起战枪的勇斗士。
    或许,凡是倾尽身心的东西,都会以夺命般的受伤让你在成就感满满时,瞬间又掉入冰窟里。
    
    可是,再怎么难受,我还是不愿放弃当初对自己的承诺,没能坚守到最后,原本并不是我的初衷,可是,如果要在年轻的时候,就要以“安然”为借口,许自己太安静的生活,定然是不适合我这样的年龄。
    我祈求自己在承受着更多失去的现在,也能瞻仰更多得到的将来。于是,这一刻,我盼愿能选择默言不语地,一点一点地与“成长”作最平心静气的妥协。
    
    将来的心,会依然心炙炙地想念么?当然会。
    凡是用过真心实意去与之对话的所有灵魂,在那颗流浪的心里,都装着一份没有言语可透,没有微笑可传,没有声音可听的寂静思念里。那么就这样吧!不用告别,不用哀泣,单简前行,朴素怀念。
    日后,再相守时,望能在人海浮沉里,依然能隔着山与海的遥远空域,悲慈地懂得上二三分,便不再是憾。
    
    能遇见“红千层”,想来,亦是生命里至深的缘份。在生命越来越多邂逅的花事里,我真是忽然在一个漫妙的时刻,深度明白从前内深的愿望里那一丝丝的热念。我是那么爱那一小小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它可以是静的,也可以是动的,但从来不会因它太小,而失怅转身。
    
    我感恩于,自己这颗心总能在最小的生命里,找到自己最清美,最稠密的幸福。
    这种幸福,是无法与其分享,无法与世人分授,只能由着另一个自己,独自转化,独自完成,独自领受的,如此,我把它称之为非常私人化的“我的小幸福”。
    
    与任何的生命浅然相遇,有的时候,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它使我们在行走的时候,会无由地生出一种至骨的疼惜与深切的刻骨。
    这一种仿佛前世就学会珍惜的情感,等到将来某一天,我们才能明白,美好的因缘,从来为懂得它的人而来。
    
    每一次相遇,每一次拥抱,从来是充满契机。
    生命虽然无常,处处充满险峰,但并不至于太无情,在每一刻的相遇里,有时候,仅仅因为一点点心动,而泪流满面。
    
    与自己喜欢的东西,在某些时空里疼惜相遇,总是这样的感到奥妙。可是,我们不要忘记,为了这样的奥妙和发现,我们曾经已走过太多崎岖的道路,我们曾经已饱受过太多的伤害。那些在无数风雨飘摇、坎坷阻挠的岁月里,我们已全然忍受着,为的是,熬出自我最美的灵魂,来与最念好的万千生灵而热切相遇。
    
    那么,这样回想起来,是不是会觉得,即使终将会面对分离,我们依然会知道,日后的重逢是如今相离里最浩大的恩赐?是的。这样深情的一遇,是从前所有岁月里的总汇。这难忘的一遇,是坦荡灵魂里得受到的最深的礼赞。
    
    在遇上“红千层”之前,我有读过简媜的书,书中里有她写过的《白千层》,她是这样描述的:〖“我吓了一跳,原来它不叫“木棉花”啊!不过,我真是服了,“白千层”,这名字取得多有学问!的确是千层万层的树皮脱也脱不完,的确应该叫“白千层”。可不是嘛,树皮千层,树叶怕不止万层哩!可不是嘛,花也千万层像吊满树上的小毛刷。”〗
    其中,她趣妙地说到“白千层”的花朵,像一枝枝“小毛刷”,我在总图书架旁,看到她这样俏皮的字句,忍俊不禁,立刻哈声大笑起来。这样的女子,字字句句,拟人手法用到尽情极致,灵巧的同时,充满质慧。
    
    自此,我便把简媜写的“白千层”记住了。
    但想不到,如今的我,也能有恩福,静静地坐在窗前,记录起“红千层”来。想来,如此的机会,真是造物主万千的厚爱啊!
    
    “红千层”,株高有约3至5米,叶如披针,似“罗汉松叶”而终年不凋,生机勃嫩,四季常青。
    从整株树看去,株形飒爽美观,开花珍奇美艳,花期长(春至秋季),每年春末夏初,火树红花,满枝吐焰。
    花朵每到盛开时,千百枝雄蕊组成一支支艳红的“瓶刷子”,甚为奇特。满树红颜,花数多,且生性强健,既抗旱,也耐涝,深受人们的喜爱。
    
    一种植被,易于受到人们的喜爱,大多是温暖阳光的。只有那些灰涩的,死里死气的,外颜娇贵的花朵,才让人避而远之。
    人也如花一样吧?太过显得夸度的矜娇,总引起人们的厌烦,就像是怎么小心呵惜,依然得不到暖意一样,其人冷漠至极,也能透显到另一面:本身并无本色,也并无能力,只是自欺,画地为牢罢了。
    
    人间四月,和好友一起去踏青,一路走,一路发现,一路欢喜,一路拍摄。
    在不经意间,误闯入了世外桃源般的小路径上时,是被花蕊所透出来的花香所吸引眼目的。
    那时候,我们遇到的“红千层”是首次开花的时间,万千蜜蜂,绕来淌去,异常忙碌。
    
    我和好友,在路边征征地站着,不敢呼吸,不敢再笑对言语。
    这时候,只觉得所有的美赞和声音都会无趣地惊动这“火树”般的花朵们那万千的爱情盛会。
    
    一树一树的红花,垂直而下,一树一树的花香,飘荡而来,一树一树的精灵,夺目而入。
    那样的心情,又岂是言语能形容?再也不能说,只能静立立地,凝着呼吸,一点一点地在心里唱起快乐的赞歌,世间真有比人类美好千倍万倍的东西啊!
    
    在那样默红热烈的世界里,我对好友嚷叫着,欢欣雀跃地问她:“你说,你说说看,是不是这花树特别像‘许愿树’?就是人们用红布写了许愿条子,再捆一个结,往树上抛挂的那一种树?噢,我觉得真是太像了,同样是红色,同样是多枝杆的树,连树木们彼此淡静的神态也相似几分!”
    好友听到我这样的对比,在另一边呆呆地说:“嗯!我看,真是像极了!太像许愿树了,树上的花朵就像每一个布条子,里面肯定写着人世间里贫顿灵魂们的每一个心愿吧!嗯,越看越像了。你快站到树下,我来帮你抓拍……”
    
    于是,一个偶然的相遇,便成就了两个女孩那样一个幸福的下午,她们各自的心思放飞在幸福的欢悦里,久久荡漾着。
    路人被我们的拍照热情,感染了,也纷纷走在树下来留影,我们看着这样的情景,心里比吃了千万罐蜜糖还要香甜。生命中,真正能抵达心灵的欢愉里,实在来得太难,但有的时候,也并非是难事,只要我们有一颗易于满足,易于感受的心,也一样会在最平乏的事物里,感受到造物主那最浩大的福祉。
    
    后来,去了惠州旅行,又是意外地遇到一棵棵“许愿树”。当时,是以10元来买一条红布条,在布条上写上自己的愿望后,再向树上抛放。每个许愿的人,看着风中写着自己愿望的红条子在向着远方的上空飘然着,内心里一定都很平安吧,如果仅用10元来成就自己心底那个夙愿的话,想必也是值得慰安的了。
    
    许多事情,总是到最后才明白,当初为什么偏偏遇见,假如没有遇见,又是怎样的一种人生契机。可是,事至如今,终于不必再纠结在这样的无声无息的际遇里,有的时候,遇见根本没有缘由,更多的时候,相互遇见,只为了灵魂各自的“还愿”。
    如此,即使只是遇上一朵花,一粒蚂蚁,一朵白云这样浅浅的缘分,我们也可以看作,是上苍终于对我们万千的愿望有了“成愿”的恩赐……
    
    愿这一生,能像“红千层”那样,把所有希望要得到成愿的心事,统统显在身上,而不必再在内心里苦磨,苦问,苦拷;也愿这一世,能像“红千层”那样,去明白,去妥息,生者既养护我们,必然负责到底,成全到完满,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愿……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7/19/135923199408.jpg' > 

恰似“红千层”的人间“许愿树”,是不是有八分的似?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7/19/1428202001.jpg' > 
 420) this.width=420 "src='http://bbs.hongxiu.com/pic/2011/7/19/14336199525.jpg' > 


^oo^:更多有关“红千层”的身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e5236860100rwy0.html 




作者:莹儿2003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