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麻将与文字

时间:2011-6-27 15:21:47 点击:

  核心提示:早晨买菜回来,经过小区门房,物业大嫂说;你吃完午饭后快点下来。我问干嘛?她说;打麻将,早点开始打能多打几盘。好啊,我笑着答应。看她满脸灿烂的笑,我真不忍佛了她的热情。门房里摆了两张麻将桌,每天下午和晚...
  早晨买菜回来,经过小区门房,物业大嫂说;你吃完午饭后快点下来。我问干嘛?她说;打麻将,早点开始打能多打几盘。好啊,我笑着答应。看她满脸灿烂的笑,我真不忍佛了她的热情。门房里摆了两张麻将桌,每天下午和晚上,小区里闲着的人就会去摸几把。无论胡牌多少,一律给大嫂交五元钱,我们称为电费。在小区之外的麻将场,都是胡牌者每胡一盘就交一元,牌打的越大,交的钱就越多,称为“头钱”,有的牌场也称其为“精神”。至于何谓头钱和精神,即使有时我虽混于之中,那种叫声也较为熟悉,但至今,我仍然毫不知晓这其中的含意。
  
  我会打麻将,是从最近几年开始的。在“禅韵”里我说过;心由境生。我想,我应该再加一句,境亦由心定。是的,环境真的可以改变很多的事情,即使有时候我们自己都认为不可能的,如我,一个从前连麻将都不看的人,居然学会了娴熟的牌艺。也不知从何时起,小城遍地都是麻将馆了。不管是酒楼或宾馆,无一例外,每个单独的房间都有一台麻将桌。面对每天无论何时何地都不绝入耳的麻将声,我不知道,人们的生活是丰富了?还是更空虚了?
  
  门房玩麻将的人大多是本小区的,极少有外来人员,所以少了外面牌场里的一些争吵和较真。门房里屋和外屋各摆一桌,每天人员爆满。于是,不大的门房里,每天嬉笑声、麻将声、偶尔小孩子的哭声,热闹非凡。不知是自己会打麻将了,关注麻将类的消息多了些,还是现在的确是打麻将的人多了,小城几乎所有的人都打麻将,无论男女老少或何种职业。有人戏称小城的麻将之风为“全民运动”,既全市人民都在参加运动的意思吧。
  
  其实,我并不是十分热衷于玩麻将。牌桌上除了把钱数进或数出,能带来那么片刻的兴奋与刺激外,我不知道,还能留下什么?或是又能从中学会或感悟些什么?有时,我抬头望着桌上那一张张专注的脸,无论赢钱或是输钱,都能从他们的脸上看出。赢钱者兴奋激动,说话高声大气。输钱者沮丧懊恼,尽管说话也是高声大气,但明显是在抱怨和唠叨。常常的,在玩麻将的半途,突然我会觉得索然无味,想马上起身离开,片刻都不想呆。也许,是时间的充裕,使得我是如此的散漫与松懈,又或许,人本来就是矛盾的结合体,即使我并不热衷玩麻将,但闲来无事时,我又会不自觉的坐在牌桌上。
  
  除了玩麻将,偶尔,也喜欢写点字。常常的,我在这片净土独语,哪怕吐露心底的秘密。在这里,我不会也不想隐藏自己,我想,人总是需要一片净土来释放和解脱自己的吧。一直都知有很好的驾驭能力,仅仅是有那么的热爱与喜好而已,所以,我是不能准确与完美的表达我内心所想表达的一切。很多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人在这里依依呀语,哪怕没有人能懂或是没有观众,我依然乐此不彼,我只想把自己内心最真的东西表达出来,无关乎其它一切。
  
  很奇怪,有时明明沉寂的心会突地活跃起来,想急切的表述些什么,当我打开电脑,想快速的抓住头脑里一些突闪又很零散的画面时,脑袋却忽然空了下来。我不懂如何写作。对我来说,我所写下的文字只能算是一种记录吧。我想,我所记录的只不过是生活里的一些感悟和感触,亦或是心灵的一些呓语罢了。经年之后,当岁月经历了蹉跎,而这些呓语依然静静的躺着在这里,不曾有丝丝的改变。当我偶尔回头观望,一些曾经的过往依然鲜活和灵动。
  
  很久以前我就喜欢写字?如果非要那么说的话,还真有那么点勉为其难了。在我开通博客之前,我很少触摸那些既久远又生涩的文字。红尘里,许多的事情可以和文字无关。我所走过的岁月中,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文字离我很远,远到我只能隔岸瞭望,而不能用手触摸。在我看来,生活和爱好不能相提并论的,有的人为了爱好舍弃了很多,而有的人则为了生活更是丢弃了不少。为了生活,或是为了生存,人必须舍弃一些即使自己十分热爱的东西,毕竟,生活高于一切。
  
  红袖论坛有时有征文活动,面对论坛拟好的题目,我常常思路打不开,仿佛原本一条通畅的路突地有了障碍。征文有它的时效性和围绕的主题,决不是如我平素写字一般的随意和信马由缰。有时,即使我在论坛发了征文贴,也感觉如同身上穿了别人的马甲一般不自在,文章读来也不会感觉同我共呼吸一般顺畅。所以,注定了我只能游走于红袖论坛之外。对于我所喜爱的红袖,我只能是在那既狭小又宽阔无边的空间里畅游,那里有没有点击率不重要,有没有人留言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那里能自由的呼吸与呐喊,可以敞开心扉做最真实的自己,这就足够了。
  
  曾有博友留言,说我的文章放在博客可惜了,应该投出去发表。我很感谢那位留言的山东博友,其实,当初我写博,并未想到可以投稿,或是通过写字来改变些什么。自开通博客来,断断续续,一路写来,倒也有了些篇数。一直以来,我也未曾想过投稿的事,直到那位博友留言,我才摸索着,试探性的胡乱投了几个投稿邮箱,投稿邮箱是我从别的博友那里复制来的。对于投稿,我既不熟悉,也没抱多大希望,只当好玩罢了。所以,对我所投出去的稿件,我是发过后就忘,或是发出去后就不再管了。
  
  从未想过,有一天我的这些依依呀语会变成一个个铅字。那天,当一封快递出现在我面前,我小心撕开油皮纸的信封,一本飘散着油墨香的杂志呈现在我面前,翻开封面,在目录栏里寻找自己的名字。湖北\月亮的笑,当看到自己名字的刹那,心里是那么的兴奋与激动。抚弄着那些安静的文字,竟有丝丝的恍惚,书页上的这些字是自己写的吗?
  
  在尘世行走,必定沾染人间烟火和俗世之气。俗世之下,谁的人生会很完美无缺?我想,无论是谁,总归有这样或是那样的缺憾与不足。每个高度的风景都不可能一样,如果在山底,会向往半山腰的风景,如果在半山腰,又会向往山顶的精彩,所以,人的**是永无止境。也许,正因为内心每时每刻都涌现的贪婪或想征服的**,人生才会觉得是那么的美好与留恋。
  
  夏日的午后燥热,伴着电扇呼呼的声响,倒也能驱走窗外那骄阳的热度。坐在阳台上,伴着阵阵的海棠花香,我任由思绪游走。窗外的蓝天,有淡淡的白云飘过,或一朵朵,或一族族,是云,但似花,很美。仰起头,我静静的看它们从我头顶缓缓的飘过。有时候,其实美景就在我们身边和眼前,只是我们无暇顾及或是不屑顾及。有时想想,生活的脚步是否可以慢下来,或是沉寂一点,多感受身边或是生活中的美,那不也是一种享受和幸福吗?
  
  麻将与文字本来无关,只是此刻硬是被我扯到了一起。自己今天为何从麻将说到了文字。也许,这两样东西与我的生活有关?或许,这两样东西与我的生活根本无关?一直以来,我敲字都是指尖由心走,心,想到哪里,我就敲到哪里。心加上指尖,如是就变成了这篇文字。
  
  

作者:月亮的笑 来源:红袖添香
  • 上一篇:心淡如茶……
  • 下一篇:花儿与少年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科所信息网【手机版入口】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