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父爱无言,厚重如山

时间:2011-6-17 22:41:06 点击:

  军人出身的父亲不苟言笑,做事认真得近乎古板。父亲为人豪爽、义气、正直、善良、固执、倔强。每每说到军人的话题或在电视里看到阅兵仪式时,父亲就会两眼炯炯发亮、神采飞扬。
  
  古板的父亲竟也有着儿样的童心,记忆里也有很多和父亲在一起开心的时候。每到阳光明媚的春天,父亲都会给我们做风筝,我们兴高采烈地围着父亲,认真地看父亲如何裁纸、削竹蔑、画图案。最后我们和父亲一起给蝴蝶风筝涂上水彩,呀,多漂亮的一只大蝴蝶啊!金色的触角,粉蓝相间的蝶翅,点缀着彩色的花纹,还有翠绿的蝶身……我们备好长长的线,来到空旷的草地上,父亲手举着那只漂亮的蝴蝶风筝,我拿着线轴,爸爸一说“放”,我便攥着线轴拼命向前奔去。耳边只听见呼呼的风声和随风送来的爸爸的呼喊“慢点跑,慢点跑,别摔着!……放线,快!对,再放一点……”当我回头看时,那只美丽的蝴蝶风筝已经栩栩如生地在湛蓝的天空中翩翩起舞了。
  
  我家庭院里有个小小的花园,那是父亲的杰作。摆弄花草是他的喜好,也是他的消遣。在他的伺弄下,小小花园里的朵朵玫瑰总是红艳艳的迎风招展;茉莉、栀子花一年到头洁白无尘芳香四溢;亭亭玉立的一棵桃树,每到桃花开时,树染胭脂,枝挂红霞,红霞粉雾,美景如画。也许是遗传吧,小时候我就很爱花,至今依然如昔。我家阳台上绽放着各种各色的花,闲来侍弄它们,看它们举几束蓓蕾,看它们绽放,也看它们凋零……为它们的绽放而欣喜,为它们的凋零而感伤。因为父亲的缘故,我们学会了自己做风筝、包书皮、种花、做泥土玩具……在那些物质贫乏的日子里,我们的童年因此并不贫乏,反而丰富多彩。
  
  父亲有我们姐妹四个女儿,在那个封建意识很浓的时代,父亲对母亲没有过半句的怨言,只是奶奶对此怨声连绵。上小学时,父亲经常带我们去书店买小人书,那些“小人书”也叫连环画,是由富有故事性的画面和简练的文字说明两部分组成,是我国传统的艺术形式。那里散发着书香的小人书对于我们姐妹都有着强烈的吸引力。每到父亲发工资的那天,就早早的起床,然后缠着父亲带我们去买小人书。于是,我们姐妹拥有了很多本小人书。《孙悟空大闹天空》、《红孩儿》、《渡江侦察记》、《水浒》、《铁道游击队》、《草原小姐妹》、《刘胡兰》、《潘冬子》、《江姐》、《赵一曼》、《雷雨》、《女驸马》、《神灯》、《阿里巴巴》、《一千零一夜》、《白雪公主》、《水晶鞋》、《巴黎圣母院》……小人书中栩栩如生的人物和生动有趣的故事情节使我们的童年时光鲜活流动,带给我们开心快乐,每次翻阅它时,嘴角边都会涌出美丽的笑靥。
  
  父亲太倔强,倔强的甚至于有点迂腐。一九八零年,父亲单位分房子。那时候我们一家六口,只有两间房。父亲带回家的这个消息,让我们很兴奋,以后再不用姐妹四人挤在一个房间了。母亲问:“我们能分到新房吗?”父亲默默地抽烟,没有回答。晚上,父亲同在一个单位的一位老同学来看他,他们在饭桌上端着酒杯一同回忆儿时的往事,时而开怀大笑,时而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讲到动情处,两个年近不惑的男子汉眼中竟闪动着点点泪花。后来他们说到了分房的事,父亲的老同学知道他的坏脾气就好言好语的劝他:“这年头啊,老实人吃亏,干什么都讲究送礼,不如你也……送礼好办事嘛。”父亲圆瞪着双眼:“我就是一辈子挤在这小房子里,也不会去送礼的!”结果我们姐妹四人在一间房子里又挤了一年。
  
  父亲很敬业,无论是在什么岗位,都是早出晚归。父亲五十五岁的时候,由于身体状况,单位照顾调他去保卫科工作。这下可好,他成了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的包公了。父亲所在的制冷机厂,各种机器零件非常值钱,有些人往往不顾集体利益,只图个人小利,想从认真的父亲眼皮下蒙混过关,那简直比蹬天还难,于是乎,父亲就有了“包公”这个雅号。
  
  父亲爱喝点酒,每天中午必喝上几杯,偶尔高兴晚上也要喝上几杯。喝酒父亲从不喝贵的,他只喝酒厂买的散酒。我心疼父亲,有时回家常给他买几瓶好酒。每到此时,父亲总是笑容满面。我从父亲的笑容里知道,父亲也愿意喝好酒,只是他舍不得买好酒。记得每当天冷的时候,下班回到家,饭前,父亲总笑吟吟地给我斟上一杯酒,“天气冷,喝杯暖暖身!”我接过酒杯,我接过这无言的爱,一饮而尽,一股暖流直入肺腑!父爱无言,父爱是羞于表达、疏于张扬的,却巍峨持重。父爱无言,那就让我们永远沐浴在这种无言的爱中吧!
  
  记得我刚参加工作没多久的一个初冬,早上十点多时,雨淅淅沥沥地下起来,到了中午下班时,竟下起了瓢泼大雨。心想,这下要淋雨回家了。刚走出销售部,就看到手拿雨伞扶着自行车站立在风雨中的父亲。冷冰冰的雨已将父亲下半身湿透,单薄的身子在这初冬的冷雨中栗栗发抖。望着风雨中父亲,我心头一热,泪模糊了双眼。“来,上车吧!”父亲微微一笑,把手中的雨伞递给了我。父亲微弓着腰,双手用力扶住车把,双腿交替,一下又一下地蹬着自行车。尽管我尽量地把雨伞打在父亲的头上,可迎面而来的雨点,还是时常模糊了父亲的视线。父亲不时地用手胡乱抹抹,喘口气,继续骑。此时父亲的背影,在我的心中,是最美好最动人的一道风景。当绵绵爱意从父亲的眼中流出,无声中,那目光已融化了冰冷的冬天。
  
  春露秋霜,寒来暑往,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父亲那曾经如墨的两鬓已染上了银霜,那曾经饱满平滑的额头已刻上了岁月的沧桑,那曾经英俊红润的面庞已布满了风雨剥蚀的残痕。那曾经握着我的小手习字的温暖有力的大手已爬满了皱纹。突然发现父亲老了,老了!
  
  二零零一年的春天,无情的病魔夺去了母亲的生命。母亲走后,父亲突然地觉得无依无靠起来,母亲一直是他的一个坚强的依靠。如今这依靠没了,他就无所适丛。母亲走后,本就沉默寡言的父亲话就更少了,经常默默地对着母亲的相片一坐就是半天,时常发出一声叹息,那叹息重重地,让人感到压抑。母亲的离去给他的打击太大,二个月后,父亲就再次突发脑梗塞导致半身不遂。几年来,父亲吃了很多的药,可他的病依然未见起色。望着孤单苍老憔悴的父亲,心里涌起阵阵酸楚。想到父亲的身体,常常一个人躲在角落暗暗落泪,多么希望父亲能够早日摆脱病魔的煎熬,能象昔日那样健康,快乐!
  
  很久以来一直想好好写写我的父亲,然而却总是没有如愿,总觉得,硬生生的文字根本无法释放我的情感。总觉得,自己那稚笔拙句根本无法表达出父亲那份无言的爱。如今,已是中年的我,童年往事都已淡化得如烟如缕,惟有这些零星碎片在记忆中清晰如画。
  
  浓浓的父爱如一股涓涓细流,虽无声,却能够滋润干涸的心灵。它虽平凡,却在平凡中孕育着一份惊人的伟大!

作者:秋韵碧涵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