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算作一次心灵的碰撞

时间:2011-6-1 10:05:07 点击:

  核心提示:好久没有和朋友进行交流了。按照我往日的习惯,每隔一段时间总是要找相关的朋友海阔天空的交流一次。天南地北,知道的,不知道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这是一种释放,是生命回归淡漠的一种必由之路。有些人喜欢...
  好久没有和朋友进行交流了。按照我往日的习惯,每隔一段时间总是要找相关的朋友海阔天空的交流一次。天南地北,知道的,不知道的,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我觉得这是一种释放,是生命回归淡漠的一种必由之路。有些人喜欢轰轰烈烈,可是我喜欢安静。这些年,我习惯一人躲在无人的地方,不去思考,也不去观赏,似乎没有意识,似乎什么都没有。觉得这样才是对生命的尊重。
  最近总是忙,有时候忙的一塌糊涂。平日里喜欢思维,可现在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思维了。就要高考了,全社会关注的事情,初来乍到,说心里没有一点压力,那是骗人的鬼话。可是有压力又能怎么样呢?毕竟社会不是我自己的社会,高考也不是我所能左右得了的。
  可就在前天晚上,大概都有八点钟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一位领导想和我谈谈。电话是别人打来的。我问什么事情,对方说不知道。最近单位事情实在太多,是我哪里做得不好?还是最近出什么乱子了。我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过好久没有和人交流了,我倒是觉得自己应该释放,因为只有释放了,也许才会有平和的心态,才会给生命留点滋润的空间。
  问什么时候,对方说半个小时以后。因为不知道要说的话题,所以我也没做什么准备。九点的时候我就出了家门。因为是晚上,我没有去喊司机,而是站在街道路边等出租。开始想,天晚了,出租应该很好叫的,可是在路边等了十几分钟,过来了几辆出租,不是有人,就是拒载。好不容易拦到一辆出租,人家要价六块。我说不是起步价五块钱吗,怎么会变成六块呢。司机瞟我一眼说,这么晚了,加一块钱还算少的。要是放给别人,少了十块是不走的。看来还是看了我的面子呢。
  路倒不远,不到十分钟我就到了目的地。因为是晚上,大楼下边已经没有车辆了。不过看领导的办公室还亮着灯。上了二楼,遇见工作人员,他看见我第一句话就问怎么走了这么久时间呢?我说挡不到出租车,耽搁了时间。
  进了领导的办公室,领导好像正在网络上查看什么东西。看见我就说:“这么晚还叫你来,是不是有些不乐意。”
  其实才晚上九点多一点。要是放在平日里,我这个时候的大脑还不能归于平静:“呵呵,才九点钟,我在家正准备看世乒赛呢。”我说的实话,我这人尽管对电视不感兴趣,特别是对新闻不感兴趣。好多年了,我都不看新闻,说句不好听的话,现在有几位副总理,我都搞不清楚,刚不要说别的什么了。
  “你也喜欢体育?”领导大概看到我今天的体型,觉得我这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体育呢:“我可没看出来。”
  “如今社会,你那个让人看出来的东西有多少呢?”我说:“看不出来才是当今社会的精髓。什么事情都是一目了然,那么太简单了。就是看不出来才神秘,神秘了才有意义,才有故事嘛。”
  “我怎么听你这话有点不对味呢。”领导看来就是领导,其实我说的是玩笑,然而领导却从这样的玩笑里听出来了别的声音:“是不是对把自己安排到新单位有些后悔了?”
  “不存在后悔的。”我说:“因为我从来没要求过去什么地方,哪来的后悔一说呢。”我说的也是实话,去年赶上机构改革,我待的单位被降级了,我必须得走。其实在原先的单位呆了九年,对那里的一切还是有些感情的。突然要走,心里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不过当过兵的人,知道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再好的衙门最终也不是自己的。留在什么时候都是暂时的,走才是永恒的。
  “最近工作怎么样?”听领导这么说,我的心里开始盘旋,是不是领导听到了点什么?是不是我那些地方出了纰漏。
  “我在尽力做,只是现在的经历大不如从前了。这段时间还好点,刚开始,说心里话,我都辞职的想法。”我说这话也不是假话。真的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真的有些不能适应,晚上睡不着觉,白天吃不下饭。如果真的这样下去,不要说工作,恐怕就是简单的生活也会成问题的。
  “我就随便问问。”领导大概意识到我想到一边去了,她开始在用一种无意在纠正:“最近社会反响不错,看来付出了总是会有回报的。”领导的话永远都是很朴素的。不过在这朴素的背后却隐藏着无数深奥的哲理。当然我说这话不是说我们领导就具备了哲人的风范。这就好比一字最好写,但是要诠释恐怕就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了。
  “现在还求什么回报呢。”我说:“走了这么多年的人生路,感悟不能说不深。我现在总是觉得,人活着其实有时候真的就是为了一种口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人和社会的一种联系。但我想至少这是对生命社会化的一种承诺。”我觉得领导今天不是为工作而来,因而我也就少了许多顾忌。说话也就随意起来。不是我谦虚,我这人就这毛病,很认真的时候反倒会前言不搭后语,随意了反倒会有精彩。我不知道这和生命有什么关系,难道说生命的精彩就在无意之间?
  “你这观点对也不对。”看来领导是在纠正我的说法,当然那也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这么多年了,我好像丢弃的东西很多,可是唯独没有丢弃自我的信念。在我心里一旦形成的东西,别人想要用几句话颠覆它,那简直就是玩笑:“其实人生还是要求回报的。没有回报的人生会是个什么人生呢?”领导看来除了讲政治之外,也在思考人生的另一种意义。说心里话,真的是难能可贵的。
  “你的观点也对也不对。”不知道怎么啦,这会儿坐在我对面的领导在我的眼里似乎已经不是领导了,似乎就像是我需要交流的对象,这句话说出口,我心里多少就有些后悔,怎么可以给领导下这样的定义呢。当今社会是什么社会,是讲政治的社会,上级永远都是对的。尽管哲学和理论不这样认可,但现实就是这样的真实。我和领导平日交流的就不多,这会儿还没有交流,竟然口出这样的话。不过既然说了,也就不后悔,这是我做人做事的信条。在我的心里,对生命的个体而言,生命永远都是自己的天王老子。
  “说说看。”领导眯起眼,大概在这间办公室里,她还没有听到过别人会这样说话。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一种涵养的积淀。她很随和,也很不在意。
  “你是把生命和人生混合在了一起。”既然开了头,我也就没有什么可顾及的:“我一直认为,人生是社会的,生命才是自己的。你是领导,需要大家有一种人生的意识。可我只是自己,所以只能把自我当成生命的主题。虽说我今天有了一种社会的责任,可是我想,生命对我还是最重要的。生命是什么?生命是人生的载体。没有厚重的生命,人生会有什么色彩呢。”
  “有意思。”领导起身为我倒水,背对着我说:“我没有想到,你会把人生和生命割裂开来。记得你说过,自己喜欢哲学,难道哲学就是这般割裂的看待事物的发展规律吗?”听得出来,领导是传统意义的真布尔什维克。他大概觉得我把生命和人生割裂开来是对人生的不尊重。要不然,她是不会说这样的话。
  “形而上学其实也是哲学。”为了转移话题,为了不和领导纠缠在某一个哲学领域,因为对于哲学来说,别说是我和领导,就是几千年来的历史大家,都喋喋不休,到了今天许多事情还没有结论,刚不要说我们两个平常的普通人了:“领导,我觉得你最近很辛苦,是不是有许多事情困扰着你呢。”
  “这就是工作。”领导说:“既然走进这一行,我信奉的还是自我的意识和自我的修炼。我们不管做什么,最后都应该走向成熟。要说不累是假的,可是不能因为累就放弃心中的信念。这就好比刚才你来之前我还在打球,尽管很累了,可还得锻炼。我觉得在此时此刻,我的身体不完全是属于自己的。”
  “这个我赞成。”我总算找到了和领导的共同点:“是的,有时候我觉得生命真的是不能属于自己掌控的。如果生命都属于自己了,那这个世界也就完全的死寂化了。没有了能量的生命不是植物人也是行尸走肉。”我知道今天领导为什么叫我来了。我知道她不想和我谈工作,也不想和我说故事。她是想让我知道,人生有时候就是生命的全部。失去了人生,生命同样没有意义。
  “你身体不好,一定要注意。工作要搞好,身体也要保重。”领导说:“不管生命和人生是怎么一个关系,但我想,人生还是要有精彩的。至少我们应该有这样的认识。要不然,走完人生的路,是不是生命就不留遗憾呢?”我最赞赏的就是领导的这最后一句话了。因为我也知道,失去自我是生命的而悲哀。可捍卫了自我,有时候却会变成社会的悲哀。这话本来我是想说出来的,可是最后没有说。我看到领导满脸的疲惫,真的有些不忍心在给她已经不堪负重的心灵投放不和谐。毕竟她还要想大事,做大事呢。
  “谢谢。其实用哲学的观点看,保重自己也是一种逃避。”我说:“当然了,毁灭自己更是一种**裸的逃避。今天和领导交谈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对生命的承诺其实就是对人生的责任。只要我们负重前进,人生的意义总会走向完满。”
  “呵呵!其实交流是对等的。我们交流对我也很有启迪,这和职务无关。”领导这么以谦虚,我倒有些不知所措了。我看时间不早了,知道门外还有很多人要和领导谈论自我。我在这里浪费时光,也许对有些人的人生会是一种毁灭……
  我起身告辞。走在大街上。虽说已经十一点了,可街道上行人依然很多,来来往往,我不知道他们此刻心里都在想些什么……

作者:心灵苦渡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