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冰凌雪花里的思念

时间:2013-1-6 9:35:22 点击:

  核心提示:早晨起来,推开窗子,才知道纷纷扬扬的雪花已经铺满了大地。这不算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记得好像前不久还下过一次雪,只是那次很小,仿佛还没有落地就已经片成水珠了。我喜欢雪天,特别喜欢大雪迷茫的那种朦胧。去年...

  早晨起来,推开窗子,才知道纷纷扬扬的雪花已经铺满了大地。这不算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记得好像前不久还下过一次雪,只是那次很小,仿佛还没有落地就已经片成水珠了。我喜欢雪天,特别喜欢大雪迷茫的那种朦胧。去年有一场雪很大,十米开外几乎都没有能见度。当时我在自己院子里尽情的享受雪花落在脸庞上的那种惬意。好多年没有见过那么大的雪了,当时我似乎回到了孩童时代,在院子里尽情的和雪花逗趣。
  当时爸爸看见我了,可是看不清楚我到底在干什么。他大着嗓门问我在大雪里干什么。我说寻找童年的梦呢。老父亲说了一句真是长不大的孩子,转身就回屋子去听他喜欢听的秦腔了。我在院子里呆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不过等我回到屋子的时候,眉毛上的雪花都已经结成了冰凌。父亲看到后说,怎么现在还想玩雪仗?
  我站在窗前,看着外边飘落的雪花,从窗前掠过,偶然有几片落在我的脸颊,突然感到了一阵凉意。很冷的天,听说明天就是冬至了,没想到今天会下雪。家里的窗子正好朝北,所以阵阵北风袭来,和屋子里的温度搅合在一起,就在窗前形成了一股具有气象特色的气流,仿佛让我一下子回到了那欢快无比的童年。
  不知道是我的记忆不好,还是真的就是那样。童年的冬天特别爱下雪,而且下起来很壮观也很美。记得有一年好像是大年三十的样子,一场大雪扑面而来,几个小时院子里的积雪就有半尺厚。当时我正在院子里堆雪人,结果爸爸下班回来了。我发现他手里拿着四根大约有巴掌宽的木板,开始我以为是爸爸顺路捡回的柴火。结果爸爸也在雪地里给我开始表演起打雪仗的技巧来。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用两块长条的木板来回挥舞,就可以把一条木板上的积雪打向很远。于是我从爸爸的手里也接过一套家伙,两人就在院子里像疯了似地玩起了雪仗。当然我是失败者,后来要不是妈妈加入进来,那我可就真的是失败的一塌糊涂了。就这最后等我回到屋子的时候,自己已经变成了雪人。可能是突然从零下七八度回到十几度的屋子,温度的反差太大,结果那天夜里我发起高烧来。
  记得妈妈在埋怨爸爸,可爸爸却不以为然,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男子汉这算什么挫折。人生的路很长,谁知道都会发生什么。如果连这点挫折都经受不住,那还怎么在人生的路上一展雄风呢。那时候好像人也不那么娇气,晚上高烧,可早晨起来是大年初一,我就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又闹活着要爸爸陪我去打雪仗。结果爸爸真陪我又来到院子里,下了一夜的雪,当时积雪已经埋到我的膝盖处了,挪动脚步都很困难。可爸爸鼓励我,让我我坚持,让我坚强。
  等到妈妈说大年的饺子都煮好了,我才和爸爸息战,结果我又和雪人一样。不过这次我再也没有发烧,几十年了,我在也没有在雪天里发过烧。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喜欢雪天,只要是雪天,我就一定会去郊外,一定会在漫天飞舞的雪天里尽情的释放心中的感情,去让心灵经受大自然美妙的洗礼。
  现在好多年没有玩过雪仗了。我知道现在我也玩不动了。我一直站在窗前,寒风夹着雪花一直往我的脸上扑,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忽然觉得自己的脸颊已经开始麻木了。可是我突然看到楼下有位老人,步履蹒跚,艰难的走着,就在雪花肆虐的这个时候,在身后留下一串串歪歪扭扭的脚印。
  多冷的天呀,老人这时去哪里呢?我下意识的在想,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闪现在我眼前的竟然会是父亲的身影。当时我的心紧紧地收缩在了一起,似乎都有些被窒息的感觉。就在去年的冬天,我回到家里,看到父亲坐在暖和无比的客厅里,竟然还穿着大衣,身边还放着电暖气。看见我还说他感觉很冷。我知道这都是因为患糖尿病给闹的。尽管我也感到了冷,但是决然没有父亲这样强烈。
  就在上个月住院的时候,我去看望他老人家,他还对我说,医院里条件好,很暖和,可是出去检查的时候还是感到冷。于是我在民生百货大楼给父亲特意买了一身据说是宇航员穿的不料做成的保暖内衣。可是父亲还没有顾上穿一次,就匆匆的走了,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这个冬天。想到这里,我赶紧给母亲打电话,问父亲的那套保暖内衣是不是已经随父亲走进了冰冷的大地。可是母亲说,还在家里,父亲没有顾上上穿。她也在后悔,应该给父亲带上,因为那边或许更冷。
  上午单位里要开会,我不能不参加。尽管最近我的心情一直不好,可是我也知道,心情是自己的,没人能走进我的心灵世界。当然了,我也不指望有谁会走进我的心灵世界。因为那是我自己的世界,需要我自己去打理。原定会议的时间就半个小时,可没想到开起来大家说的就多了,尽管最后我也做了小结,可是当时我真的是心不在焉。尽管我讲的时候还怕出错,特意写了提纲,要是放在平时,我是从来不写提纲的。可就这样,我还是感觉到自己说的有些不尽人意。
  终于会开完了。走出单位,天还下着。这会儿似乎雪下得更大了。街道上来往的车子都已经很是小心翼翼,可我还是看到路边有车子贴在了一起。因为我的心里一直在想着早晨在窗前遇到了的一切,所以我没敢多停留就回家了。走进家门我就发现,母亲已经把我买的那套保暖内衣平平整整的放在客厅的茶几上。母亲看见我就说,东西就在那里,她知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客厅里有父亲的灵位,看到父亲慈祥的遗像,我的心里不由有升起一股伤感,泪水不能自抑。母亲大概也是心里难受,不愿在这样的场合待下去,所以转身离开了。我给父亲的灵位点燃了一枝香,然后拿上那套保暖内衣出了家门。临走的时候我只对母亲说了一句话,说我走了。母亲的屋子传出母亲一句话来,说路上小心点,说我身体也不好。
  走出家门,迎着纷纷扬扬的大雪,我顺着一条土路走向父亲的坟地。雪已经下了大半天了,这里本来就少有人烟,所以我的前方就是雪白的一片,一个脚印都没有。可能是天太冷,脚下的雪有些打滑。我是一滑一走。好在家离坟地不远。不到一个小时我就来到父亲的坟前。这时大雪已经把父亲的坟头完全的遮盖住了,上边的那些花圈也已经被大雪亲吻的成了明光闪闪的冰凌,远远看去,似乎是五光十色。
  我跪在父亲的坟前,在心里对父亲说,儿子来看他了。知道他在地下很冷,所以给他来送衣服了。说完我就把崭新的保暖内衣从盒子里拿出来,就在父亲的坟前烧着了。过去我听老人们讲,去了那边的人,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拿到这边送出的东西。给父亲烧完衣服,我又是痛哭一场。我知道,我现在也只能在这样的地方,面对父亲诉说我心里的苦闷。因为父亲的离去让我觉得这个世界里我缺少了一种精神的支柱,失去了回归童真的理由。
  去的路我没有觉得漫长,可回去的时候我怎么觉得那样漫长。来时的脚印已经被积雪掩埋掉了。眼前又留下的是一片洁白。我知道自己的身后还有脚印,我也知道父亲一定再送我回家。回家我走了有一个多小时。等我走进家门的时候,自己的身上也已经被雪花包围了。刚进家门,就在客厅里,我看到父亲的遗像前放着一碗浓浓的姜汤,我知道,这是母亲给我准备的。
  母亲就坐在一边,看见我就说天太冷了,赶紧把身上的雪扫下来,别弄坏了自己的身子。喝口姜汤去去寒气。为了不让母亲担心,我端起姜汤,可就在我正要喝的时候,眼泪就像是脱了缰的野马,落在了姜汤里。我不敢停留,一口气把姜汤和眼泪都吞进了肚子里。母亲问我晚上想吃什么?我说不吃了,我还有事情,还约了人。
  母亲知道我忙,也不留我。大概她老人家也知道,我是不愿意待在这样的环境里,所以也不再说什么。于是我又走出家门。大雪依然是飘飘扬扬,眼前我已经感到朦朦胧胧。我知道这不是因为大雪的缘故,我知道这是我眼中的泪水折射出来的影像。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车子很多,只是比往日的速度慢了很多。有行人,但是个个都显得格外的小心。可是已经到了下午,温度更低了,所以马路上已经不光是积雪,而且已经冻上一层薄薄的冰。我也很小心,生怕脚下不稳。因为和几个人越好说事情,所以我径直去了宾馆。就在宾馆外边,我拍打完身上的积雪,走进了暖和的宾馆大厅。这里的温度很高,很暖和。可我不知道那边是不是也很暖和,因为父亲怕冷。我也不知道方才送给父亲的保暖内衣他老人家收到了没有。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有愿望,只有想象,只有期望,只有悲伤……
  走进客房,从窗子往外看去,天色已经开始黯淡下来,但是飘落的雪花还能依稀可见。我不知道明天还会不会有雪,我不知道九泉之下的父亲是不是期待着看我在这边给他玩雪仗……
  听到有人敲门,我知道我的思绪不能在这样了,但是我的心不会随着敲门声而凝固在阳间的一种无趣当中。听说明天就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其实我想不管是什么,它都会是一种生命的涅槃,一种永恒的怀念……
  
  

作者:心灵苦渡 来源:红袖添香
  • 上一篇:三亚之旅
  • 下一篇:把爱,付托给温柔
  •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