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父亲就是我心中的那座不可逾越的大山

时间:2012-11-18 11:03:18 点击:

  核心提示:人这一生很奇怪,对于母亲的爱是一种人性的爱,可对父亲的爱却是一种理性的爱,超越了人性的爱。不过我想,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的爱才是最真实的,才是最值得留恋和记忆的。  记得是十五六...
  人这一生很奇怪,对于母亲的爱是一种人性的爱,可对父亲的爱却是一种理性的爱,超越了人性的爱。不过我想,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们的爱才是最真实的,才是最值得留恋和记忆的。
  记得是十五六年前,母亲突然患冠心病,当时很严重。我知道母亲的病是累的。当时母亲刚退休,可是每天找她的患者很多,常常是吃饭都不能按时。我也说过母亲,既然退休了,就好好的养养身体,不能在那么辛苦了。可母亲说,患者来找她,她没有理由拒绝。我知道,母亲一生都是救死扶伤,在她的心里,患者就是真正的上帝。
  直到有一天,我刚下班回来,父亲就站在大门口等着我,看见我说,我母亲病了,是关心病发作,很厉害的,看样子需要去省城医院。我当时还年轻,一听这话,心里还有些接受不了。因为母亲的体质一直很好。
  我想,要不是劳累,她老人家是不可能冠心病发作的的。当时我二话没说,当天下午去我就开车送母亲去了省城。在我的心里,西安最有名的医院要算是西京医院了。它在全国也是排在前十的大医院。不管是医疗设备还是医疗技术,都可以说是国内一流水平。
  当天晚上母亲就住进了西京医院。在心脏内科,那里的病人很多,当然都很严重。毕竟母亲也是医生,自我的保护意识很浓,所以到了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大夫说还不是不可逆转,还在可控范围之内。当时我就略略的松了口气。第二天开始我发现给母亲开始打点滴。我一看是果糖,当时就有些心急。因为母亲是糖尿病,已经好多年了,本来血糖控制的就不是很不好。这么打果糖,怎么得了。
  当时我就去医办室找大夫。正巧母亲的主治医师还在。听说他是老教授了,是心血管方面的权威,好像在全国都还是有些名气的。我当时把我的想法说了一遍,可老教授几乎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冰冷冷的对我说,他用的是果糖,和糖尿病关系不大。再说了,现在心脏已经出问题了,还想别的,那么是多此一举嘛!心脏都不能用了,别的还有意义吗?我没有想到老教授竟然给我讲起了诊断哲学。、
  严格意义上讲,老教授的饿观点似乎没错。是的,如果心脏不能用,再说别的还有什么意义呢。不过当时我也有自己的观点,生命本来就是一个天成的和谐体。如果说只为了治疗心脏而不顾及别的,那到头来不是一样的会失去生命。不照样没有什么意义。不过我想,人家既然是全国著名的心血管方面的权威,这会而用果糖肯定是有他的道理的。所以我也不敢太坚持。
  就这样,母亲一下子光是果糖就用了一个月。后来母亲的心脏是恢复的不错。母亲也就出院了。可是出院没几天,母亲的双眼出了问题,全身开始发痒,而且是奇痒难忍。当时母亲就说,这一定是血糖太高引发的并发症。所以一测血糖果然高的离谱。可是在采取措施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了。
  开始母亲没有食欲,接下来是什么东西都不能吃,一吃就呕吐。在家里,小妹也是内科医生,主攻的就是内分泌专科。她看到母亲一天天消瘦,似乎也是无计可施。我当时就问小妹,这是不是糖尿病引起的?还有什么好办法呢?小妹也可怜,她也是绞尽脑汁,可就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直到有一天我发现母亲呼吸都开始有些急促,似乎出现了幻觉癔症。我的心才开始乱了。
  当时是下午,父亲把我叫到他的屋子里,悄悄对我说,母亲已经出现危象了,不能再拖下去,再拖下去恐怕后果就不堪设想。我也是学过几天医术的人,知道母亲的病已经很严重了。于是我想,县找县上有名的大夫给看看,然后再送省城医院。我是我们县医院里长大的,所以县上的名医我都是喊叔叔的。找了一位县里的权威,他来给母亲诊治。当时经过一番诊断,他告诉我不能马上送西安,说母亲已经很虚弱了,怕在半道上出问题。
  当时我也有些犹豫。可是父亲的一句话让我明白了,儿子的意义是什么。儿子是在什么时候应该真正起到作用。父亲对我说,这个时候我是家中的老大,也是儿子。主意的我来拿。不管是对还是错,都不会有人怪罪的。我明白了,这个时候,如果我也前怕虎后怕狼的,母亲还能有什么希望。但是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把叔父和姑妈他们请来商量。他们都觉得母亲的病很严重了,不搞再送到西安去。要真的在半道上出现个三长两短,那可怎么得了。可我当时有父亲的一句话垫底,心里踏实多了。再说,我当时想,人生就是这样,应肯遗憾也不能后悔。因为后悔往往是从无能开始的。
  当天下午四点钟我就决定送母亲再去省城。不过这次我不想去西京医院。这倒不是西京医院不好,而是我的心里总也过不了那个坎儿。所以临走的时候。我就给在省城的大妹打了电话,让她在西安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联系床位。那一次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把车子开的最快的一次。一百五十公里的路程,我大概走了不到一个半小时。到了医院已经是夜幕降临的时候。当时大妹和妹夫都在医院。他们一见我就说,医院说没床位。
  没床位也要住。我当时态度很坚决。普通病房不行,就住干部病房。于是我们又去干部病房。当时接诊的是一位女教授。她看完母亲后说,这病很严重了,恐怕他们已经无能为力了。当时她说这是糖尿病引发的轻胃瘫,已经到后期,可以说是没有办法医治的。当时我记得她还告诉我,在他们这里还曾住过一位韩国的女人,也是患了轻胃瘫,治疗了三个月,没有效果,最后也没有办法。
  她说了好半天,我听出来了,她就是不想收住我母亲。这怎么可以呢。我当时就有些急了,说我是从农村慕名前来的。既然来了,就不能走。可是我怎么说,人家就是不肯收留。我给父亲打电话,结果父亲说,她们说不能治就不能治了,你怎么看呢?父亲总是这样,话语不多,可每次到关键的时候一句话就会让我明白,什么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于是我和医生软缠硬磨的,她到底是女人,有女人的心肠。不过最后她好像还是在考验我,说实在没有病床,只有一间房子,当年是省委副书记住过的,一天的房费很贵的。当时我已经顾不得这些。别说是省委副书记,就是皇帝住过我也要让母亲住。因为在我的心里,母亲比什么都重要。就这样,母亲住进了医院。当时我对大夫说,除了钱的问题找我,其他的问题他们自己去定。反正一条,既然我母亲住进来了,治不好是不会出院的。
  刚开始,每天母亲的治疗费用就是三千多块钱。到了第七天的时候,母亲苏醒了。也就是说开始出现好转。那一次我就有体会,不管做什么,只要不言放弃,就一定会有希望,就一定会有收获。尽管母亲受尽了很多磨难,但是母亲总算恢复了。后来我想,要不是父亲在我最困惑不定的时候说过那两句话,也许在我的人生中就会留下永远也无法弥补的遗憾。也许我的人生就会留下缺空,再也无法完全自己的人生。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自然。直到前不久,我回家,父亲告诉我说他最近食欲不好,总不想吃东西。当时我也没多想,觉得父亲已经八十岁高龄了,偶然食欲不振也算正常。再说了,父亲患糖尿病也已经三十多年了,出现了很多并发症。要不是他老人家对生命理解的那么深厚,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状况呢。
  直到上个周,父亲又告诉我说,他觉得自己的肚子总有胀气。我想父亲一直胃不是很好,所以我就给他老人家买了一些胃肠舒。想吃吃就会好转的。可是直到上周四,父亲突然打电话叫我回家一趟。我急忙赶回家,就在客厅里,父亲对我说,他感觉自己这回身体和往常有些不一样。是不是有了别的什么病?父亲也是大夫,一辈子为患者诊病。他的感觉不会离谱,我当时就有些不好的感受。于是我说去医院先做个CT看看。结果去检查,发现问题了。说是父亲的腹部有腹水,肝脏也出现问题。
  我当时就有些傻了。其实前一个多月我还带着父母去省城西京医院做过化验,基本都正常。怎么过了不到两个月,就会出现这个问题呢。回到家我没敢把这一切告诉父亲,只是说应该去省城医院再看看。可父亲不愿意去。说我工作很忙,单位的事情很重要,不能耽搁。可我心里明白,不去怎么可以呢。
  赶了个周五,我就带着父亲去了省城医院。因为事先和朋友联系好的,去了就直接住进了医院。两天检查下来,结果很明晰,就是肝硬化腹水。我不敢说出病情来,这次也奇怪,父亲也一直不问我检查结果。直到昨天晚上父亲生日,我们一家人就在西安给父亲过生日。在生日宴上,父亲突然对我说,他都一把年纪了,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还有什么不能对他说的呢。
  看来父亲似乎已经知道了他的病不轻。我知道隐瞒也无济于事了,就说没关系的,是肝硬化腹水早期,人家大夫说了,还在可控制范围之内。只要抓紧治疗,会痊愈的。其实我知道,在这张桌子上,我说的所有的话都不能隐瞒什么。因为这张桌子上只有我一人不是医生。他们什么能不知道呢?
  父亲一听笑了,说这病不是肿瘤,但是也不是说好就能好的。我赶紧说,一定会好的。现在的医学很发达,只要我们治疗及时,就不会出现问题。父亲又笑了,他老人家说,他不会很快就走的,坚持也要坚持下去。他还要看着孙子把媳妇娶回家,要参加孙子的结婚典礼。这是他最后的心愿。
  昨晚上父亲很高兴。除了大妹在国外没有回来,一家人都到齐了。大家很开心。因为父亲很开心。今天中午他说想吃老孙家的羊肉泡馍,我们又一起去。老人家胃口好像开了,一下子吃了两个饼子,和我吃的一样多。回到病房,父母就催促我赶紧回家,不然天就黑了。我说一切都安排好了,我也和大夫谈了。他们会尽最大的努力,也会用最先进的治疗方案的。父亲一听又笑了,说其实只要努力了,一切都会有结果的。就像我母亲当年一样,只要执着,就没有不可能的事情!
  走出医院,我和妻子开始往回赶。在半道上,妻子突然问我,父亲的病到底会怎么样?我说,父亲是我心中的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是大山就不会倒塌,这是真理!
  车子上了高速,我比往日开的快了许多。过去我怕晚间驾驶,可今天奇怪了,到了晚上,我反倒觉得自己的感觉很好……
  

作者:心灵苦渡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