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源中心 >> 网络文摘 >> 内容

其实我们没有必要在乎什么

时间:2012-11-17 0:55:58 点击:

  核心提示:最近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在医院和大夫交流了半个多月,记过我发现,被大家称为教授的大夫最后也不得不按照我的治疗方案去治疗。不是我比教授高明,而是我对自己的生命感受会更深刻一些。十七年前突然检查出来患有糖尿...
最近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在医院和大夫交流了半个多月,记过我发现,被大家称为教授的大夫最后也不得不按照我的治疗方案去治疗。不是我比教授高明,而是我对自己的生命感受会更深刻一些。
十七年前突然检查出来患有糖尿病,当时我并不在乎,因为当时我几乎没有什么不好的感受。只是觉得每天要喝几暖瓶的水,觉得有些太浪费时间,也太麻烦。所以就去找医生。没想到大夫当时一席话几乎把我说傻了,按照大夫的预设,我说不准哪天就会魂归故里的。当时年轻,根本不把大夫放在眼里,觉得大夫说的有些邪乎,什么事情到大夫这里就会被放大无数倍。所以在后来的几年里,我没有做任何治疗。
可是终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看什东西天旋地转的,视力也不行了,就是十米开外,我都看不清朋友的轮廓。那时候我开始有些害怕了。也开始认真对待大夫说过的话。当时去医院再看医生,没想到血糖已经测不出来了。第一次住院的时候大夫说我的糖尿病并发症已经很厉害了。说我怎么那样的马虎,都病成这样了,竟然会无动于衷。
我知道,说什么都迟了。在医院住院的那一个多月里,我目睹了我同病房的几位病友惨不忍睹的情形。当时我住进去的时候,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他是当年从上海来陕西工作的。当时我一看就知道他有上海人的那种小资。当时在他的床头柜上我发现了一台很精致的小天平。我很好奇。特别是每次吃饭的时候,他都会把要吃的东西放在天平的一侧,然后另一方放上砝码。
看来他对糖尿病的理解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要受到大夫的责难,大夫都要我向眼前的这位老人学习。但是我也很敬佩老人的。他这样的举动,似乎让我看到了他对生命的的一种尊重。可是过了没几天,我突然发现老人的家人来得多了起来。神情似乎也不对。特别是大夫查房的时候也不再批评我,让我向老人学习。再过几日,老人被搬到重症病房去监护了。
我从护士那里得知,老人被检查出来患上了肝癌。已经到了晚期,存活的时间已经很有限了。怎么会这样呢?当时老人走的时候把那个天平留给了我,说是留个纪念吧。所以有几天时间,我是时时刻刻都对着那个天平发呆。听老人说,自从他患上糖尿病的那天起,他就开始用天平来称吃的。他当年从上海来西安,就是被分配在一家精密衡器制造厂家,所以他对天平的感情很好,既然糖尿病是一个很精致的病症,所以用天平就顺理成章了。
对着天平想了几天,我似乎也有了自己的一点顿悟。我觉得不管是什么,我们都不该用自我的思维去精细生命。毕竟生命有着我们无法预知的东西,生命本来就是说属于生命自己。如果我们太过的刻意,如果我们太过的在乎,说不定同样也是对生命的一种不尊重。老人为什么能患上肝癌呢?我也曾经在部队学过几天医术,尽管我不能算作医生,可是对于一些器官的作用还是知道一二的。
像老人这样的严格去对付糖尿病,大概忽略了肝脏的感受。没有一点糖的摄入,肝脏还怎么去工作,怎么去自我养护呢。我想老人今天的病也许正是因为他在乎了糖尿病,在乎了大夫所说的每一句话。就在老人搬走的第四天,我的病房又住进一位病友,他和我的年岁差不多。听说他是陕南哪个县的一个乡长。来的时候又说又笑的,而且排场也大。光是伺候他的人就有三四位。一天从早到晚都围着他转。开始我还觉得好奇玩,可到后来我都有些烦了,觉得生命在这个地方是不应该被如此的进行糟蹋的。
他当时的糖尿病不严重,餐后的血糖也控制的不错,好像偶然能过十。可是有一天他突然告诉我说,他的听力不行了,而且耳朵里响声不止,难受极了。很快大夫就给组织了一次庞大的专家会诊。当时我也在边上。大夫们在讨论病案的时候,他不停地插嘴,说什么给他用最好的药,不要考虑钱的事情。他不在乎钱。还有他身边的那几位年轻人,也是各抒己见,发表着在我看来都是一些狗屁不通的观点。
后来我听说耳鼻喉科的大夫说,有一种新疗法,效果不错,但价格很高,而且也有一定的危险。按照我的想法,新东西他是不会去尝试的,因为看他的架势,还是对自己的生命很在意的。可我想错了,他决定要是一试。当时他还告诉我,现在就是市场经济社会,既然价格很贵,肯定疗效不错。当时我还想说点自己的观点。可是后来转念一想,还是不说的好。因为在这个地方,我已经把自己的身体搞得一塌糊涂,还有什资格去说别人呢。
可是他刚治疗了没有两天,突然有一天我发现伺候他的三位年轻人惊慌失措,脸都不是颜色。毕竟我们是病友,也算都是在仕途上混饭吃的人。我就问发生什么了?结果年轻人告诉我,说那个高压氧舱没控制好,压力太大,他们领导的双耳鼓膜都被压穿孔了,而且都出血了。现在是什么也听不到了,连那不好的响声也听不到了。
结果血糖还没有控制住,他就被转到耳鼻喉科了。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再听见声音。我只是觉得他本来是不该发生这样的事情的。转走了我也就再没有见过。特别是我临出院的时候,还想着去和他告别一下。可我又想,去了也许更不好。见了面能说什么呢?也不知道我说了他还能不能听到。
第三位来我病室的病友比我还年轻。不过他的并发症很厉害。来的时候双腿几乎都烂掉了。我知道这就是著名的糖尿病足。只是我不明白,他怎么会把自己的腿弄成这样呢。住了两天我们就算是熟人了。交流中我才知道,他和我一样,也是在仕途上奋斗的人。他说开始的时候他的病并不重,可是后来因为工作太忙,特别是他感到自己已经有问题的时候,领导告诉他是非常时期,一定要坚持。当时他正被组织考察。结果后来做了一名副局长,可是很快他就发现自己的双腿开始发黑,溃烂,怎么也治不好。
现在我看到他的双腿溃烂的都让人感觉到害怕。可我还是想安慰他。我觉得我们似乎同时天涯沦落人。可是没过几天,大夫就告诉他,他的双脚留不住了,必须很快截肢,要不然会大面积感染,会危及生命的。但当时他听到这个消息哭了,那一夜哭得很伤心。我当时也是陪着他一夜都没有合眼。第二天早晨,他被护士推走了,等到下午回到病房的时候,他已经失去了双脚。当时麻醉还没有过去,所以一直在昏睡。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因为是手术,被准许有陪人。我发现来的是他母亲。当时我还纳闷,这么大的手术,他媳妇怎么不见踪影呢?
在和他老妈交流的时候才知道,自从他双脚不行了,妻子就不愿意了,就在他来医院的前几天,他们离婚了。当我听到这些,我的心里说不上来是个什么滋味。看来这世界,自我的生命只有自我去珍惜。毕竟生命的感受很自我。我住了快六十天时间,临走的时候,他似乎已经从痛苦中走出来了。他算是我时间最长的病友,我们好像也很投缘,所以临走的时候,还真的有些恋恋不舍。但是我知道,这样的地方谁也不能永远呆下去。
这些年我一直没有很严格的按照大夫所说的一切去做。我这个人很在乎身体的感受。我始终觉得,糖尿病本来就是一个消耗性疾病,如果按照大夫的治疗逻辑,那么生命最终会被慢慢的消耗完结的。不过前不久我突然出现低烧,开始没在意,觉得可能是头疼脑热什么的。心想打几针也就了事。可是打了十几天的点滴,不见效果。我开始有些发慌。毕竟我患糖尿病已经有十七年的光景了。也多多少少的出现了一些并发症。低烧不退,表面上看似乎没有多少不适,可我想,这样的低烧说明了生命已经开始不和谐了,已经开始给我发出某种暗示,让我警觉。
我想这回不能自己逞能了,还是去医院看大夫去。到了省城大医院,我们想到病员会那么多。我还是提前做了联系,找了熟人,可就是这样我去了,还是楼上楼下的被折腾。不过很奇怪,我是低烧去住院看大夫的。可到了医院刚住下,竟然不烧了。一天测了好几次体温,都很正常。当时我就纳闷,难道说这一切竟然是天意?尽管我是一个很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可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开始大夫觉得我是从小县城来的,治疗糖尿病的方案一定也和小县城的水平差不多。所以就大幅度的调整了我的治疗方案。当时我就告诉大夫,我现在的治疗方案是根据自己身体的感觉制定的。当时大夫很惊讶,觉得我怎么可以根据身体的感觉来制定治疗方案呢?说这也太荒唐了。我当时也不好在说什么,因为我是主动来找人回家给自己看病的。
不过方案调整了的第一天,我的餐前血糖就升到了十一,餐后血糖一下子到了十八点六。大夫当时解释说,这需要一个过程。可是过了五六天,血糖不但没有被调节的更好,反而血糖更是高的离谱。我当时想说,但最终没说。但我发现,大夫开始悄悄的把她的治疗方案开始朝我过去的治疗方案靠拢。这一招还真奏效,等到我出院的时候,血糖控制的已经很好了。尽管我知道在家不可能这么好,因为在家我不能像在医院生活如此规律。毕竟那个岗位很多事情不能按照我的意愿去做。
当时出院的时候我还是很欣慰的,因为毕竟我不在低烧了。可是我没想到,回到家的第三天我就又开始发烧。真是邪门了,难道说我如今生活的环境里容不下我本就可怜觉得生命?难道说我的生命就该在和医生的交流中度过……


作者:心灵苦渡 来源:红袖添香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龙岩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信息网(www.lysnks.org)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信箱:lynks62@163.com 科管科:0597-5383108 办公室:0597-5383125 闽ICP备16020907号-1